泸州老窖新帅上任被“打脸”:宣称“有实力问鼎前三” 真实营收却只有“老四”60%丨酒事

  曾夸下海口“具备了问鼎前三实力”的泸州老窖集团新任董事长刘淼,近日面临“失言”的尴尬。在泸州老窖最近财报中,泸州老窖在2022年第一季度营收仅为63.12亿元,这一数据,相较于同样竞争“行业探花”而言,不足洋河股份130.26亿元的50%,也只有汾酒105亿单季营收的约60%。

  对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指出,泸州老窖目前可以压货的渠道、经销商已经满负荷了,而汾酒的全国化渠道拓展还在进行中,所以汾酒还有大量空白市场可以实现增长。尽管如此,汾酒业绩增长的含金量有限,都是新市场开拓并非复购,复购才能体现品牌价值,所以泸州老窖和汾酒的较量还在进行,二者各有千秋。

  问鼎前三?营收仅为“老四”60%,“老三”50%
  泸州老窖近日交出今年3月换帅以来的第一份试卷,成绩有些差强人意。

  尽管泸州老窖集团董事长刘淼表示,2021年,公司已全面完成由守转攻的切换,具备了问鼎前三的实力。但在目前来看,在行业前三的争夺中,泸州老窖不仅未近一步,而且被山西汾酒反超,营收排名落至行业第五。

  长期以来,在“茅五”行业地位相对稳固的情况下,白酒行业“探花”的位置却一直留有争议。具体来看,在“问鼎前三”的路上,泸州老窖与山西汾酒的“厮杀”一向十分很焦灼。从近5年的营收增速来看,泸州老窖显然是位稳健型选手,除开2020年,一直保持在20%至26%之间。而山西汾酒则是追赶型选手,5年中有3年增速超过37%。

  白酒专家欧阳千里对新浪财经表示,“所谓名次之争,实则是销售额之争。”

  泸州老窖在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206.42亿元,不仅坐稳19家上市白酒企业殿军,也成为了第四家营收超过200亿元的上市酒企,汾酒以3000万的差距,成为白酒前五中唯一一个未跨越“200亿”门槛的酒企。

  山西汾酒董事长袁清茂曾形容当下汾酒的处境为,“不进则退、慢之则亡”。

  然而,在2022年的第一季度,泸州老窖似乎已经掉队。

  财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泸州老窖实现营业收入63.12亿元,同比增长26.15%;实现净利润28.76亿元,同比增长32.72%。

  泸州老窖单一季度63.12亿的营收数据十分亮眼,但是对于行业第三“竞争的对手”汾酒、洋河来看,这个数据还是有很大差距。

  2022年一季度,洋河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30.26亿元,同比增长23.82%;实现净利润49.85亿元,同比增长29.07%。而山西汾酒实现营业收入105.30亿元,同比增长43.62%;实现净利润37.10亿元,同比增长70.03%。

  汾酒105亿元的单季收入,出现大幅度增长,而泸州老窖只有其约60%;相比于洋酒,泸州老窖的营收不足其50%。

  朱丹蓬指出,目前泸州老窖很已经稳坐行业第五,与行业第三洋酒、第四汾酒的差距正在不断扩大,更别提刘淼不久前提出的“具备了问鼎前三的实力”。

  总负债高达150亿元,主要营收靠贸易被指“不务正业”

  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泸州老窖的控股股东,但是其最大的收入来源于白酒业务。

  根据泸州老窖集团5月7日披露的年报,泸州老窖集团第一大收入来源为贸易业务。2021年,该业务的营业收入为383.8亿元,同比增长约35%,占营业总收入的比重为53.29%。

  相比之下,酒类业务实际上是泸州老窖集团的第二大收入来源,营业收入为204.08亿元,占比28.34%。证券、高新科技及其他业务紧随其后,分别占泸州老窖总收入的8.05%、5.66%、4.67%。

  尽管泸州老窖是在明清36家古老酿酒作坊群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大型白酒企业,白酒是泸州老窖起家的业务和外界对泸州老窖的标签,但如今泸州老窖集团的主营业务已经发展为酒类、贸易、证券等。

  对此,北京卓鹏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田卓鹏表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酒企的发展同样如此,酒企要实现300亿、甚至500亿规模的跨越,一定需要从战略层面考虑产融化发展,孵化出更多支撑产业,做好顶层设计,泸州老窖集团与股份的协同肯定是个利好。

  不过,从泸州老窖财报来看,泸州老窖短期的债务偿还压力较大。
  截至2021年末,泸州老窖总负债为150.74亿元,2020年泸州老窖总负债为118.27亿元,相比2019年增长了24.6亿元,同比增长26.29%。   也就是说,尽管泸州老窖集团白酒主业经营获现能力保持较高水平,但受证券业务根据市场情况调整投资策略和业务负债结构等因素影响,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仍可能存在波动风险。 □ .刘.娜   .新.浪.财.经.A.P.P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