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2足球贴士网(www.hgbbs.vip)_【U23亚洲杯观察】乌兹别克国奥强势表现的背后

新2足球贴士网www.hgbbs.vip)是国内最权威的足球赛事报道、预测平台。免费提供赛事直播,免费足球贴士,免费足球推介,免费专家贴士,免费足球推荐,最专业的足球心水网。

,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报道

正在乌兹别克进行的第五届U23亚洲杯半决赛已于6月15日结束,在1/4决赛中以3比0完胜卫冕冠军韩国队的日本2001年龄段队伍赛前普遍被一致看好进军决赛,但最终的结果却出人意料。日本队不仅以0比2失利,而且全场几乎被对手碾压,尽管控球方面占据优势,但射门次数6比20等技术统计方面,完全被乌兹别克队压倒。而且,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乌兹别克此番与日本队一样,也是由2001年龄段球员组成,着眼于2024年巴黎奥运会。尽管乌兹别克能否凭借着东道主之利重温2018年常州夺冠那一幕尚无法预知,但乌兹别克队的表现着实令人意外。那么,乌兹别克缘何在短短两三年之内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①“奥运梦”一步之遥

或许很多球迷会说,乌兹别克足球本来就不差。此话不错,2018年在中国进行的第三届U23亚锦赛,乌兹别克95年龄段队伍战胜越南队夺冠,按说这批球员进入国家队后,乌兹别克国家队的表现会更好,但谁能想到乌兹别克国家队在一年后的亚洲杯赛上连八强都未能进入,后来甚至连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12强赛参赛资格都未获得。当然,这并非本文主要话题,还是回到U23队伍层面本身。

2020年1月在泰国进行的第四届U23亚锦赛上,乌兹别克97年龄段国奥队杀入四强,但在半决赛中被沙特1比0击败,在与澳大利亚争夺第三名的比赛中,又以0比1失利,最终获得第四。因代表亚洲参加奥运会的只有三席,乌兹别克最终距离奥运仅一步之遥。回国后,2020年2月29日,乌兹别克足协出面召集下属教练员委员会召开全体成员会议,各级国字号队伍主教练也全部参会,包括国家队助理教练教练海达罗夫、01年龄段国青队主教练卡帕泽等,乌兹别克国家奥委会则派代表参加。【请注意参会人员!】议题是如何让乌兹别克国奥队获得2024年巴黎奥运会入场券?与会教练员要求全部发言。

会议由乌兹别克足协第一副主席、前著名国际裁判伊尔马托夫主持。期间,到会的教练员畅所欲言,对巴黎奥运会重点年龄段也就是2001年、2002年出生的球员应该如何尽快提高竞技水平提出意见,但核心是需要为该年龄段球员提供更多、更高水平的比赛。在如何为这些球员提供比赛方面,与会代表直接提出最好是直接组队参加乌兹别克国内联赛,不过考虑到直接参加超级联赛或许有难度、担心年轻球员水准还达不到,最好是先从参加甲级联赛开始,如果有机会升上去则参加超级联赛。

此动议得到与会教练员、专家们的一致同意,而且,教练员们还表示,这种方式不仅仅是针对巴黎奥运会,未来各级国奥队都可以采用同样的方式。于是,“乌兹别克01年龄段队伍整队参加甲级联赛”的方案便在这次会议上形成了共识并获得通过。

乌兹别克国奥队之所以没有马上参加2020年3月开始的联赛,而是从2021赛季才开始,很重要一点就是01年龄段国青队当年需要准备原定于2020年10月14日至31日在本土进行的第41届U19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而且,除个别进入一线队开始参加联赛外,当时所有队员都跟随各自俱乐部U21队伍参加类似中国预备队联赛的“乌兹别克U21联赛”,按照俱乐部一线队的赛程进行一周一赛。让这些球员先踢U21联赛,有一个逐渐适应与熟悉的过程,在完成亚青赛任务后,再从2021赛季开始职业联赛。当然,后来由于疫情爆发,亚足联取消了当年的U19亚青赛。但是,这并未让乌兹别克国奥队参加联赛的计划因此而受影响。

② *** 部门亲自出面落实

从202年底至2021年初,乌兹别克国奥队参加甲级联赛的准备工作全面进入实质性阶段。首先是乌兹别克 *** 部门“体育文化与竞技体育部(The Ministry of Physical Culture and Sports)”(类似中国的国家体育总局)与乌兹别克国家奥运会联手,协助乌兹别克足协落实有关国奥队参加职业联赛的相关要求。

譬如,乌兹别克境内的体育场馆均属 *** 所有,所以,体育文化和竞技体育部部长亲自出面,帮助乌兹别克足协落实奥林匹克队参加联赛的主场事宜。因著名的帕克塔科(棉农)俱乐部目前参加联赛时一直使用“帕克塔科中央体育场”,而早期使用的“JAR体育场”虽然一度曾是本尤德科队的主场,但随着本尤德科体育场于2013年新建落成后全面启用,这个体育场日常只是被当做训练场。乌兹别克足协相中了这个球场,希望将其作为国奥队参加联赛的主体育场,所以“体育文化和竞技体育部”出面落实,下令将球场进行整修,而部长在2021年1月底亲自前往体育场,视察整修落实情况。

再譬如,像“奥林匹克”这样的专用词、包括像五环标示等是有明确的知识产权的,各国和地区的国家奥委会拥有最终的权限。乌兹别克国家奥委会也予以大力支持,不仅允许其使用“奥林匹克”之名,更允许其将五环标示直接用于俱乐部LOGO上。

不只于此,期间 *** 还曾多次就筹备、队伍组建情况等询问足协、球队教练。2021年2月12日,也就是奥林匹克队组建完毕后的第二天,“体育文化和竞技体育部”部长兼乌兹别克国家奥委会主席鲁斯坦·绍布杜拉赫马诺夫、副部长以及奥委会副主席、秘书长等共同召见了足协第一副主席伊尔马托夫、奥林匹克俱乐部总经理波拉托夫、主教练卡帕泽等人,专门听取了奥林匹克俱乐部参加甲级联赛准备工作的汇报,卡帕泽还专门就球队的组建、球员的情况等进行了汇报。

可以这么说,没有乌兹别克 *** 部门的大力支持,乌兹别克足协很难如愿实施“国奥打联赛”计划。

③奥林匹克队非“草台班子”

乌兹别克足协拟定的“国奥打联赛”方案并非简单地将适龄球员组成一支队伍来直接参加联赛,而是按照职业联赛相关规定,专门由乌兹别克奥委会出面注册“Olimpik Football Club”,正式成立俱乐部。(注乌兹别克国内超级联赛(Super League)与甲级联赛(Pro League)均为职业联赛。)

俱乐部成立后,乌兹别克足协携手奥委会专门指定的负责人,按照市场化的运作方式展开运作。譬如,俱乐部可以去商谈队服品牌;可以拥有自己的胸前广告,像最近两年的胸前广告就是乌兹别克国内某银行等等。这些赞助收入当然也是用于球队自身的运转。

乌兹别克奥委会则还专门出资,为俱乐部配备了一辆大巴车,用于日常训练比赛所用。

欧美俱乐部生存最重要的一个基石就是“会员”。乌兹别克的“奥林匹克俱乐部”成立后,不只是组建球队,更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发展会员。像进入球队的球员家长、亲属、朋友、同学等,自然是俱乐部会员的最主要发展对象,但因为国奥队承载着乌兹别克青少年足球的发展希望与未来,因而乌兹别克足坛众多元老、关心乌兹别克未来发展的普通球迷等,也愿意成为俱乐部的会员。所以,仅从这一项工作中,就可以看出乌兹别克的“国奥打联赛”方案与中国足坛的“国奥打联赛”还是有很大不同。

除了俱乐部自身外,乌兹别克奥委会与足协为奥林匹克队所配备的教练团队、工作支援团队也是顶格的。像现在担任主教练的卡帕泽先前曾是国家队助理教练,因为乌兹别克国字号队伍实施的是“跨级兼任”方式,即国青队主教练是国家队第一助理教练、国少队主教练是国青队第一助理教练,依次类推。但从2021年2月奥林匹克队伍正式组建后,卡帕泽便辞去了国家队助理教练的职务,而是专注于这支球队。而原来执教2001年龄段国青队的教练班子集体升格为这支队伍的教练班子,只有助理教练丹尼斯一人留在了原先工作的火车头俱乐部;而顶替他的则是从帕克塔科足球学院找来的阿蒂扬,专门负责身体训练;先前在本尤德科足球学院负责2002年龄段队伍的谢尔盖·奇戈达耶夫则担任第一助手并负责各种信息的全面汇总;曾在帕克塔科队担任助理教练的鲁斯坦·库尔班巴耶夫则主要负责选拔。

此外,国家奥委会专门委派了一名营养师负责跟踪球员的饮食起居。至于像队医、 *** 师等也都配置齐全。在这个基础上,卡帕泽还专门有一个科研团队,负责各种技术分析、对手分析,包括国内这个年龄段球员的情况追踪等。用卡帕泽本人的话来说,“我们这个奥林匹克俱乐部的教练与支援团队的配置就是完全按照国奥队的配置来进行的。”

④入队球员选择有基本原则

当年,中国足协提出“国奥打联赛”之所以引起各方反对,除了舆论所说的“豪赌”之外,最主要的障碍来自于国内各俱乐部。但乌兹别克足协出面组织成立的“国奥打联赛”方案却受到了各家俱乐部的大力支持,原因就在于其组队的方式不是简单的“行政指令”,更不是强行从各职业俱乐部或梯队中强行抽调球员。而且,因为要执行乌兹别克职业联赛委员会的报名人数规定,像2021赛季,报名总人数为25人,2022赛季报名总人数则增加至28人。此外,乌兹别克职业联赛有“冬窗”和“夏窗”两个转会期,奥林匹克队人员方面的调整也只能在这两个窗口期,时间,人员不能随便进出或调整。

主教练卡帕泽在接受采访时,曾详细地介绍了这支队伍球员的来源情况。“当初在挑选球员时,那些在各俱乐部已经打上主力或主力替补球员,我们是不会去接触的,因为他们有足够好的条件成长并有最终成才的机会。但是,更应该看到,更多的年轻球员因为各种原因在一线队中没有成长机会,大量闲置在预备队中,很多甚至连预备队都无法进入。但是,这些年轻球员其实是具备一定能力和水准的,欠缺的或许就是机会。所以,我们成立这样一家俱乐部,重点就是为这些没有机会的球员提供一个很好的机会。因而,当足协和国家奥委会决定成立奥林匹克俱乐部后,我们并没有马上着手组建成队,而是将更多的时间用于全方位考察,即哪些球员已经在一线队打上比赛并成为了主力?哪些球员根本就没有机会?在预备队中有多少不错的好苗子?等等。从2020年2月底确定组建俱乐部,到2021年2月10日正式公布第一批近30人大名单,这项工作差不多持续了一年左右。而且,当我们公布第一批球员名单时,我手里还有一份差不多16、7人的名单,即他们都是在各俱乐部扮演主力或主力替补的适龄球员,也是未来出战奥运会预选赛时,我可以挑选使用的球员。我们的最终目标是2024年巴黎奥运会,如果可用的球员越多,对我们冲击奥运会当然更有利,对整个乌兹别克足球的未来更有好处。”

换而言之,能够在各俱乐部获得稳定出场次数与出场时间、已经成为主力的适龄球员,无需被抽调进入到奥林匹克队中来跟随征战联赛。而这其实与当初中国2001年龄段队伍提出参加今年中甲联赛时所提出的原则完全一致。

需要指出的是,乌兹别克足坛和欧美足坛一样,青少年球队在俱乐部梯队中效力、签订培训合同,在合同结束后可以自由选择去向,而不像中国足坛实行“终身制”,即只要从小签订了培训合同便不再有了自由选择权。所以,卡帕泽介绍说“当我们相中一名球员时,我们找他商谈,球员可以做出选择,即那些有培训合同的,可以选择终止培训合同,与奥林匹克俱乐部签约;如果没有合同的,则可以直接与我们签约;如果有合同在身的,而其原属俱乐部愿意放人的,则可以签订租借合同,待合同期满后,球员可以返回原俱乐部。也就是说,奥林匹克俱乐部并不是那种随意可以从任何俱乐部索要球员,我们找来的这些球员都与他们所在的俱乐部经过商谈并征得同意。相比而言,属于帕克塔科俱乐部的球员人数较多,这一方面是他们俱乐部一线队本身所使用的球员数量有限,另一方面也是这么多年来,他们在后备力量培养方面效果显著。而且,他们也很支持我们的工作。但是,我们俱乐部和参加职业联赛的俱乐部不同,最终的目标并不是为联赛中的名次或成绩,而首先是培养人、努力争取在奥运会预选赛中出线。”

据卡帕泽介绍,像奥林匹克队在2021赛季参加了第二级别的甲级联赛(Pro League)后,不少球员已经被职业俱乐部所相中,甚至提出签约要求。从球员成长的角度来说,奥林匹克队放走了几名球员,也补充了一些新球员。

球员与奥林匹克俱乐部签约后,可以像职业球员一样领取工资。当然,由于乌兹别克职业足坛乃至整个社会的收入不算高,完全不像中国联赛数年前一样“乱烧钱”,因而俱乐部所承担的成本并不算很高。根据乌兹别克官方公布的数据,像帕克塔科(棉农)俱乐部一线队球员的收入在乌兹别克职业足坛算最高,其平均年薪也只是15240万索姆(折合人民币93148.4元),奖金则不计算在内。因奥林匹克俱乐部的球员均是21岁上下的年轻人,年薪只低不高。但对那些进不了一线队或找不到球会的年轻球员,这自然还是有一定吸引力。除了赞助之外,乌兹别克国奥委员会通过行政预算,承担部分费用。

而且,据卡帕泽介绍,“我们队参加联赛时,也有获胜奖金,尽管数目不高。我曾告诉管理团队,即奖金分配必须采取公平原则,所以迄今为止,球队内部从未发生过为奖金而闹不愉快的事情。我不了解职业俱乐部所给出的奖金数额,我们肯定会比他们低得多,但不要忘了,在我们这里,钱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第一要务是进军奥运会。”

为了更好地理解乌兹别克奥林匹克俱乐部参加联赛的人员情况,记者专门整理了今年球队的人员情况。

代表奥林匹克队参加今年乌兹别克超级联赛的共有28名报名球员,符合乌兹别克职业联赛委员会所做出的关于俱乐部报名人数规定。从报名表中可以看到,有几名球员是去年转会夏窗期间加盟的。今年的28人中,相比去年调整了8人。1号门将舒克隆(Shukron Yuldashev)去年赛季开始时就在奥林匹克队效力,因为获得比赛机会不多,去年夏窗转会期期间暂时离开返回帕克塔科预备队,并跟随预备队参加U21联赛。后因为教练团队一直在不断跟踪,觉得其返回原属俱乐部后表现尚可,又被重新召回。

有些球员因为在原俱乐部球队表现不错,奥林匹克俱乐部经过出面后与原属俱乐部协商,同意其加盟奥林匹克队,有原效力于顶级联赛的、也有原效力于二级联赛的,所以新赛季就代表奥林匹克队参加顶级联赛了。

整体情况其实就完全像是一个俱乐部实施运作,并没有因为是国奥队而享受特权。

⑤“一日两练”与“一周一赛”

对于“国奥打联赛”这个方案,卡帕泽本人也是持赞赏态度。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一个国字号队伍教练当然只负责国字号队伍。但是,在我们这个环境下,如果一支青年队一年只是集训个三四次,每次集训持续10天或者再多几天的时间,那教练日常能干什么呢?对我来说,日常工作甚至更为重要。现代足球发展如此之快,教练也需要不断改变。作为一名国奥队教练,我可以去看超级联赛或U21联赛,但日常的训练呢?我想,如果是在俱乐部工作,情况就肯定完全不同。而且,作为一名教练,我自身也需要提升,如果能够更多地参与、指挥比赛,我想我的提高也更快。给我三年时间,我完全相信我可以彻底改变一支球队。”

如今,乌兹别克奥林匹克队组队已一年队,球队也确实发生了改变,而这与卡帕泽每天都与球员摸爬滚打的一起不无关系。譬如,现在的职业俱乐部基本都是一日一练,但乌兹别克的国奥队基本都是一日两练,上午一般安排身体训练或体能训练,而下午则是技战术训练。“但仅仅只有这是不够的,作为球员,他来到我们这个俱乐部后,必须要懂得一些足球理论知识,甚至包括合理的饮食与营养。”卡帕泽说,“所以,除了训练之外,我们还有很多业务学习课程,学习足球理论与技战术。我们更雇佣了营养师,由营养师监控所有球员的饮食、饮食结构,让球员远离高卡路里食物、确保球员始终在一个合理的身体范围内,不只是体重,更包括各种维他命含量等等。而这些都是乌兹别克俱乐部尚未有条件实现的。”

在本届U23亚洲杯赛上,乌兹别克在对阵伊拉克的比赛中,门将不到20分钟就被罚下,乌兹别克队以10人对11人打满120分钟。但是,乌兹别克队场面上丝毫未处下风,技术统计数据方面完全看不出是少一人在作战,而且反倒是伊拉克球员出现抽筋现象,而乌兹别克球员至临近终场时还在不惜体能奔跑,最终通过互射点球淘汰了伊拉克队进入四强。这或许从一个侧面表现出乌兹别克队日常的训练质量与水平。

日常时间,乌兹别克奥林匹克队正常参加联赛,基本都是一周一赛的情况。因为是俱乐部形式,所以乌兹别克足协组织的联赛杯赛或者是足协杯赛,奥林匹克俱乐部也正式参加。

需要指出的是,奥林匹克俱乐部的25名球员中,除了参加联赛之外,乌兹别克职业联赛委员会还专门组织“U21联赛”,所有职业俱乐部必须派队参赛。乌兹别克队的U21联赛都是在联赛结束第二天进行,而且每轮的对阵形势、主客场顺序与联赛也完全一致。奥林匹克俱乐部同样参加这个U21联赛,因为球员本身就是U21球员。那些在职业联赛中首发出场或打的时间比较多的球员,就不参赛U21联赛,而那些替补出场或者的没有出战的球员,则参加第二天的U21联赛。

这也就意味着,奥林匹克队中不管报名球员是25人还是28人,所有球员轮一周都可以正常参加一场比赛。换言之,所有球员都可以在实战中提升自己,而无需担心没有比赛可打。对年轻球员特别是像20岁左右的球员来说,比赛异常关键。而中国的同龄球员如今最缺乏的恰恰就是比赛。这大概就是当初乌兹别克足协力推“国奥打联赛”方案的原因,而实际是想推行该计划时所希望的“培养人”、让所有球员都能够同步提升。

2021赛季,乌兹别克奥林匹克队参加的是第二级别联赛,在10支参赛队排名第三。按照乌兹别克职业联赛委员会的规定,超级联赛除了后两名直接降级之外,倒数第三名将与甲级联赛的第三名进行附加赛、单场定胜负,胜者将参加超级联赛、负者则参加甲级联赛。结果,去年12月2日进行的关键性附加赛中,奥林匹克队以3比1击败了超级联赛倒数第三名马沙尔队(Mashal),取得了参加今年超级联赛的资格。对年轻的国奥球员来说,能够经历这样的生死大战,不仅仅在技战术方面,更在心理上是一种难以估量的锻炼。或许,我们可以明白,在U23亚洲杯1/4决赛上,当乌兹别克队员在第二轮主罚点球射飞之后,第三名出场的球员反而没有慌乱,依然将球罚进;而伊拉克队出场的第三名球员未能罚进之后,随后的两名球员全部都射飞。这种心理的承受能力不是靠喊几句口号可以喊出来的,而是“历练”结出的果实。

⑥参加联赛不影响国际热身赛

尽管乌兹别克奥林匹克队整队参加职业联赛,但是,这并不影响乌兹别克队参加国际比赛、获得宝贵的国际大赛经验。而且,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国奥打联赛”并不意味着入选了奥林匹克队参加联赛就等于“进入保险箱”、肯定未来将有机会出战奥运会预选赛,遇到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期时,真正的乌兹别克国奥队才会正式组建。而且,去年中,乌兹别克足协经过开会研究后做出决定,为更好地为2001年龄段队伍创造条件,让卡帕泽所率的队伍取代海达罗夫所率的99年龄段队伍参加本土进行的第五届U23亚洲杯赛。在这之前,海达罗夫作为2018年率95年龄段队伍在第三届U23亚锦赛上获得冠军的主教练,已经组织99年龄段队伍进行了一年半的准备,且已经组织过多次集训。但着眼于长远,乌兹别克足协还是放弃了99年龄段队伍,而海达罗夫则转任2003年龄段国青队主教练,率队准备明年在本土进行的U20亚洲杯赛。

前面提到,卡帕泽明确表示乌兹别克各俱乐部一线队中有16、7名适龄球员因为打上主力,所以没有征调入俱乐部参加联赛。但是,遇到国际比赛窗口期时,这些球员就会被征调入队。这一方面是在奥林匹克俱乐部内部形成压力,让入队的球员能够有动力,因为随时有可能会被排除在最终参赛名单之外。另一方面,没有进入奥林匹克俱乐部的适龄球员需要在各自俱乐部球队中以更好的表现来打动卡帕泽,争取进入到国奥队。

以参加本届U23亚洲杯赛的乌兹别克队为例。5月19日,卡帕泽公布了一份30人集训名单。这份名单中,代表奥林匹克俱乐部参加超级联赛的球员只有18人。这意味着全队报名的28人中,有10人无缘本届U23亚洲杯赛。而国内效力于俱乐部的则有9人。另外还有3名海外球员。

在敲定最终的23名参赛球员时,有7名来自奥林匹克俱乐部的球员直接落选。换言之,28人中只有11人出现在本届U23亚洲杯赛上。但是,不能说这是一种“浪费”,因为不经历联赛的锻炼与提升,乌兹别克国奥队就不可能“优中选优”。卡帕泽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主要是3月的迪拜杯赛,乌兹别克队表现一般,所以,参加了迪拜杯赛的3名球员直接落选。而9名来自俱乐部的球员、3名海外球员中,部分已经随队参赛,经受了考验,只不过磨合时间过短等原因而未能展现出整体水平。所以,参加了迪拜杯赛的球员中有16人出现在这次U23亚洲杯赛上。

而且,我们还可以发现这样一个情况即乌兹别克这支01年龄段队伍中,补充的球员以中前场球员为主,相比而言,后防线以及门将位置则以奥林匹克俱乐部球员为主。这为何意?即各俱乐部更多地还是愿意将中前场的非关键性、非主流位置留给年轻球员,相反,像守门员、中后卫、防守型中场等重要位置留给老队员,毕竟经验更丰富。

所以,稍微看一下国内联赛中U23球员的使用情况,就可以发现U23球员更多是被安排在边路(边后卫、边锋)或锋线上,而涉及球队核心的“中轴线”上则几乎见不到U23球员,类似像韩佳奇这样能够担任主力的U23门将则算是“奇迹”了。这或许也就解释了乌兹别克的“国奥打联赛”计划的另一层意义,给中后场球员以实战锻炼的机会更多。

×××××

乌兹别克的“国奥打联赛”方案至今不能说已经成功,而且谁也不敢保证其两年后肯定可以拿到巴黎奥运入场券,但至少,他们已经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尽管此番U23亚洲杯赛上杀入决赛有东道主因素在内,但实战中所表现出来的技战术能力和执行力,包括球员的个人奔跑能力、身体反应等,已经让人感到了在与较大两岁的亚洲对手面前也有了一定优势。这便是其可取之处。

而且,需要指出的是,“国奥打联赛”这样的方案并不仅仅只是在乌兹别克一国实施,包括近邻日本也曾尝试过,而像落后的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包括同处中亚的塔吉克、吉尔吉斯等也都在继续采用,只不过他们所安排的国青队而非国奥队。这至少说明一点,即落后地区都在采取有效的办法,希望改变落后的局面。

那么,对照一下中国足坛。类似像“国奥打联赛”的方案早在职业化之前,徐根宝率队就曾实践过;韦迪时代,“国奥打中甲”的方案被外界指责为“脑袋被驴踢了”。10多年过去了,当成耀东所率的2001年龄段队伍在2020年、2021年受疫情冲击而参加中乙联赛时,外界也是非议众多,直至今年不了了之。再看看联赛中01年龄段球员的出场情况,未来的2024年奥运预选赛何以应对?

旁观U23亚洲杯有感①U23亚洲杯激战正酣 假如中国U23国足也参赛……

旁观U23亚洲杯有感②三个0比3!甩掉韩国的日本足球可怕的不只是比分!

旁观U23亚洲杯有感③韩国队惨败背后是准备不足!

旁观U23亚洲杯有感④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国奥对手巴黎奥运备战已进正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